喜好APH,yys
主Dover/冷战

[仏英bg短篇已完结不喜勿入]赠我玫瑰

        少女站在马路对面,吸引了他的注意。那是一个还未成年的扎着两束辫子的小姑娘,好像向四处张望着什么。
        "小朋友,走丢了?"男人趁着灯绿时走到对面,弯下腰笑眯眯地向她伸出手,"我带你去找你的爸爸妈妈吧?"
        女孩突然对他咧嘴笑开了:"你带我走吧,想去哪儿就去哪儿,我再也不想见到他们了。"
        男人迟疑了一会儿,接着把她抱起来离开了。
        "我叫罗莎,你呢?"她用纤细的手指戳戳他的肩膀,似乎有些不满。
        他突然想到了童话故事里 不谙世事的小公主。他轻轻握住她的手,用他一贯迷人的声音说道:"我叫弗朗西斯。"
        "那你爱我吗?"
        "漂亮的女孩我都爱。"他笑。
        她突然有些生气了,对他皱起眉头:"那如果我不漂亮呢?你会爱上其他的女孩子吗?"
        他不语,只是看着坐在自己手臂上的她,等着她继续把话说下去。
        她并无怯弱地搂着他的脖子:"我爸爸就是这样的人,他已经不爱我的妈妈了。我的妈妈出走了。我好孤单,所以我也离家出走了。你以后会像我爸爸那样爱上其他的女孩子吗?"语毕,无助的表情浮现在她的脸上。
        这时他才明白为何她会那么从容地接受她被自己带走的境地,他竟不忍心把这个小孩/卖掉。万一买她的客人会把这朵稚嫩的玫瑰残忍地蹂躏致死呢?
        他轻轻的由上至下地抚摸她的背,试图安抚这个和他相似的小姑娘。
        "你还没有回答我。"她扬起头,低眉看着随意扎起头发的他,像是对待自己的侍从一般。
        "我当然只爱你。"
        "那就用吻来证明。"
        "爱不一定要用吻才能证明,"他把她放下来,仍然如初见一般温柔地看着这个早熟的女孩,"比如——你的爸爸亲吻过你的妈妈,可是他们已经不再相爱了。"
        这次轮到罗莎说不出话来了。但是不一会儿她固执地牵上他的手,瞪着弗朗西斯:"可是我想要你的吻。"
        万般无奈之下他只好象征性地亲吻了罗莎的额头,理由是未成年人不可以和成年人接吻。她听信了他的话,接着笑出声:"还有5年我就成年了。"
        他也附和着她笑出声:13岁?真是一个不太吉利的数字。"
        "那你呢?你今年多少岁?我可不是介怀你的年龄,毕竟爱是没有年龄的界限的,我只是不想让你感到难堪。"她自顾自说话的样子像个骄傲的小百灵,有些吵闹却又惹人喜爱。
        "我今年26岁。"
        她笑得更大声:"13的双倍,你也好不到哪儿去。"
        两人共同笑了起来,甚至让弗朗西斯的小家也变得更温暖了一些。
        推开厚重的门,室内的布置简单得出奇,打开门就能看见窗外的单调的景色(如果没有被窗帘遮住的话)。桌子上放着一台笔记本电脑与几本书,看样子应该是小说。接着一张床,靠着门边立着一个与男人等高的衣柜与一把伞,衣柜里面的衣物虽少但四季俱全。除此之外,门的左手靠窗是厨房,右手边是浴室。
        "租客?"她抬起头看着他眨眨眼,似乎等待着他的证实。
        他点点头:"我做的活可不是你这种单纯的小姑娘能过问的。"
        她懒得听下去,只是再次用那种对待侍从的眼神看着他,又撅起了嘴表示不满:"弗朗西,你把头发放下来吧。"
        "嗯?"
        "我觉得你披下头发应该会更好看一些…我可不是在夸你长得漂亮。"末了她竟红了脸,头微微侧在了一边。
        "遵命,我亲爱的公主。"他十分配合地面对她单膝跪下,顺势取下了头绳。金色的发丝印衬着他的脸庞,使他的皮肤越发的白。可恶,他怎么这么好看。这样想着,她好像更生气了一些,索性双臂抱胸,扭过头不再看他。
        "怎么生气啦?"
        "才不是。"
        之后她不再理他,只是借用他的电脑看她最喜欢的小马宝莉。他也不生气,趁着商店关门前下楼为她买了日用品。路过一家礼品店时他买了两个蝴蝶结皮筋,说不定罗莎会喜欢。回到家中时他的手机恰好响起,为了避嫌他只好躲到厕所里与人通话。
        "今天发现了可以买卖的小孩吗?"
        "没有。像上次那样一箭三雕的好事可不是天天都有。"
        "少忽悠我,我今天还看见你抱走了一个女孩儿。"
        "这个小孩我不卖啦。"
        "哦?"
        "一个人总得有点私有物是不是?"
        "好吧…只有这一次。反正我也不缺这一个小孩。你可要好好照顾,但是别让那个小孩坏事。"
        "我会管好她的。"
        罗莎趁着他打电话取下耳机偷听着谈话。等到他出来的时候她毫无顾忌地询问着他的工作。
        "你是人/贩?"
        "如果你害怕我的话,我现在就可以把你送回家。但是不许把我做的事透露出去……"
        "我爱你,我为什么要对你恐惧?"她抢过话头,眼神坚定得如同将死的不屈战士,"我很乖,我不会告诉别人的。"她走到他的身边紧紧地拥抱他。尽管她只到他的胸口那么高,可是她仿佛如同一个真正的大人一样想要竭尽全力为他倾献她的爱。他竭尽全力止住亲吻她的欲望,抚摸着像他一样柔顺的金发。当他看见她的脸上那般孤独的神情时,他就会不由自禁地感到悲伤;而当他看见她微笑,在他的眼里仿佛她尽数沾染了玫瑰般迷人的光彩。
        "我的玫瑰。"他轻叹,也像她那样抱紧了她。
        浴室里多了一副刷牙杯与牙刷,也多了三条毛巾与一个小盆子。同时买上来的还有一些食物,被弗朗西斯放进了厨房。是时候做晚饭了。
        这可是弗朗西斯的拿手活。没过多久他就做出两份未见其物先闻其香的意面,这让罗莎开心了不少,立刻离开电脑凑上来。冒着热气的面条让她想到父母,可她的父母从来就不是这方面的能手。
        算了吧,他们两个人除了吵架还能干什么。想到这儿,她气呼呼地挑起一勺子意面放进嘴里,恰巧赶在弗朗西斯提醒她温度过热前。她被烫得眼睛里满是眼泪,眼眶红红的样子活像一只受欺的小兔子。他赶紧掏出手帕擦了擦她眼泪,她却被他手忙脚乱的样子逗笑了:"弗朗西,你做的面条比我妈妈做的好吃多了。"
        "玫瑰,你要听我的话。"看着她破涕为笑,他也跟着笑起来,捏捏她的鼻子:"别急嘛,想吃的话我把我的分给你?"
        "我才不要那么多…"这时罗莎才发觉到他高瘦的身材。对比自己的婴儿肥,她又独自懊恼了一小会。不过美味的意面驱逐了她的气恼,她要向天发誓这是自她出生以来吃得最好的一餐。饭后她与弗朗西斯有一句没一句地聊了起来,在洗澡前她才想起自己没有带上换洗衣物。
        "我昨天正好买了一套新的没有穿,你先将就一下?我明天给你买新的。"
        她点点头,乖乖地洗澡。出来时她那矮了一截的身高拖长了衬衣,让他笑了好一会儿。接着他也去洗澡,这更让罗莎确信了一点。
        还是他披下头发更好看。她打量着手中的两个蝴蝶结,对着笔记本电脑的反光扎好辫子,脑袋左转转右转转。这个人品味还不错嘛。她又郑重地取下蝴蝶结,放在枕头旁,这样明天就可以很方便地取用了。
        "玫瑰,喜欢吗?"他走出浴室,对她露出毫无保留的笑容。她点点头,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
        "的确不早了,"弗朗西斯抬手看着手腕上的手表指到晚10点,也爬上了床与她共枕,"晚安啦?"
        "晚安弗朗西…"她抓紧他的衬衣,"不要离开我。"
        "好,"他握紧她的手,"我听你的。"

        女孩的身体日渐成熟,租的房子一个接连一个,她也毫无怨言地随他奔波生活。尽管弗朗西斯做的工作肮脏//血/腥,可她面对他的工作充耳不闻。管他呢,她只爱他就够了。如同往常一样她洗完澡躺在床上,翻看小说的同时等待弗朗西斯。过了今晚罗莎就是成年人了,她一直对多年前他对她的承诺念念不忘。
        "弗朗西。"
        "我出来啦。"他用毛巾擦了擦不小心沾上水的头发,接着走到床边看着这个日日不离身的姑娘。明明是个大姑娘了,却还要黏着和自己睡觉。"怎么啦?"
        "明天我就是成年人了,今天过了12点你就必须要吻我。"她那毫不客气的语气像是威胁他一样,让他无从选择。
        "好,好。"他像往常一样揉揉她的脑袋,把枕头立起靠在床沿等待明天的到来。那个措不及防的吻却在他正准备打开电脑的时候降临在他的身上。
        "我困了…就当我早生了一天吧。"她迷迷糊糊地爬到他的身上笨拙地与他接吻,不一会儿脸颊就变得绯红。而弗朗西斯则不然,他富有技巧的吻不仅仅接触她那愈加成熟却不失幼稚的唇/舌,更是她的脖颈、胸口,那双温柔的手也在她的体\肤间游走,温热而又绵长,如同最开始她的撩人的吻一样。直到两人肌肤相亲、坦诚相待时,她便像小奶猫一样地靠在他的怀里轻轻磨蹭。
        "弗朗西,你今年多少岁呀?"她趴在他的怀里呢喃。
        "31岁啦。"他轻笑,透露出些许遗憾。
        "可是我才18岁啊,你不能再长大了。"她戳戳他的胸口,挨得更近,她的动作在暖黄的灯光下显得更加暧昧,像是刻意或无意的勾引。弗朗西斯变得急促的呼吸证明了她的能力,但接下来她就被制止:"乖小孩应该睡觉了。"
        扫兴。她闷闷地躺在他的怀里,什么也没有/穿:"我想和你就这样睡一晚上。拜托,就一个晚上。"
        迫于无奈他穿上了内裤。心脏跳动的声音比往常更明显,直到很晚他才睡着。直到近午的阳光照进这个被薄窗帘遮盖的房间,罗莎才光//裸着身子清醒过来。本将踏进卧室的弗朗西斯这时僵在门外,进退两难。
        "弗朗西, 帮我穿衣服吧。"
        "……"
        "弗朗西,不然我就这样走出来啦。"
         闻罢,他只好入室为她穿好衣服。"你已经长大了,应该自己穿。"可她毫不在意地用着近乎谄媚的语气向他讨好:"因为我——爱你呀。"他便说不出来话了,只是像往常一样揉揉她毛茸茸的金发。
        安保条件越来越好,小/孩/的价格越来越贵,从最初的2000欧到现在的3500欧,这就是gdp带来的发展,他苦笑。日子越来越不好过,罗莎被打/劫的那天他却在城市的另一端收好来之不易的钱财。那个被拐来进行买卖的小孩不哭不闹,只是在他要离开前提出了一个请求。这通常是被允许的。
        "我可以亲吻你吗?你是我见过长得最好看的人,像我过世的父亲一样。"那小孩也露出了祈求一般的笑容,弗朗西斯点点头答应了他,进行了简短的亲面礼。
        "没有其他的要求了吗?"他把头发卷起,对小孩笑了笑。
        "嗯……我还想要一颗糖。"
        手心里的糖果不多久就被小男孩放到嘴里,他望着那个男人的背影,直到被带到交易市场。
        我只是被抢劫了,他只是缺钱买吃的,他很瘦,很饿——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弗朗西,我现在可是好好的。她向他解释,像他抱着自己一样拥抱着他。
        "我害怕你会像小孩那样走丢。"他的语言里尽是担忧与难过,他害怕她会像他手里牵过的无数小孩那样被带到市场,无情地被/交易。
        "我已经是大人了,弗朗西。"
        "你在我的心里永远是那个爱我的小姑娘,玫瑰。"他轻柔地抚摸着她的脸庞,落下温柔的吻,"我再也不能干这当活了,玫瑰。我们可以远走高飞。"
        而他那懂人情的老板尊重了他的选择,前提是不许把拐//卖的事情告诉其他任何人。
        "否则你就会跟那些被卖的小孩一样啦。"电话那头的老板笑得越发爽朗,听起来像是在数钱,"去吧,有个爱你的人,还有什么不能为她付出呢?"
        他们最终选择了挪/威,这个冰冷的临海国家。但是这儿有供暖,有更好的社会福利,有更安全的生活住所。他们选择在此落地生根。
        "玫瑰终于有她的小花园啦。"他握着她的手,走向属于他们的小别墅。
        "玫瑰在七年前就有自己的小花园了。"她狡黠地笑,戳戳他的心口。
        "玫瑰的小花园就是弗朗西的家。"他把她抱起,不顾她的挣扎。
        口袋里装着的是他们的结婚证书,玫瑰终于能与她的园丁肆无忌惮地相爱了。

评论(11)
热度(40)

© 埃文Av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