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好APH,yys
主Dover/冷战

[仏英BG清水短篇已完结]药

        "辛苦你了,小罗莎。"他躺在床上,费力地抬起手臂温柔地抚摸对方的脸庞。

        弗朗西斯·波诺伏瓦此时面色苍白,陷入重病的纠缠中。尽管如此,他仍然会不时讲一些荤段子来逗笑罗莎·柯克兰,在他的风流生活中最爱他的那个女孩。不管怎样,"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如果我的小淑女赏我一个吻的话。"他坏笑着,结果自然是被轻轻地拍打了一下手——然后她会俯下身去亲吻他的脸颊。

        "你感觉怎么样?"罗莎眨睁大眼睛,像小麻雀在电线杆上跳跃一般地坐在床沿边看着他。"医生的例行检查上面写——"她戴上眼镜眯着眼仔仔细细地阅读上面撰写的拉丁文,"减量服用阿司匹林…"

        "这些就不用说了,我知道你会把这些安排得服服帖帖的。"弗朗西斯翘起嘴角,握着她的手亲吻手背,调皮地眨眨眼。罗莎或许是有些害羞,她一面紧张地抽出手一面害羞得低下了头:"你这个!…你这个只知道调情的混蛋!我以后再也不照顾你了!"还有点斗气的意思,瞧她皱得高高的眉头。

        "你生什么气…"他撇着嘴,轻轻地抓住她的手与他的手掌摩挲。他突然想到了什么,吃吃地笑了起来:"我保证,只要等到我恢复好了,我就教你做好吃的餐点。"

        "甜点噢?…罗莎?罗斯?罗茜?"

        罗茜突然跑出房间外,这让他有些迷惑。

        难道我真的说错了什么?等她过来我就好好地对她道歉好了。

        躲在门外的罗莎仍然皱着眉头。她突然感受到一阵深深的难过,眼泪止不住地掉下来——此时她突然意识到不能弄出太多动静,在他面前哭…这实在是太丢人了。她把自己关进厕所里,呜咽着捂着毛巾哭了一场。

        "罗莎,没什么担心的,这只不过是属于我的人生的一个小小的挫折…"她被他拥在怀中,炽热的心脏直击她的胸腔。恐慌、急躁感渐渐地侵蚀着她的精神,唯有病者自己仍然喜笑颜开。她也并非不坚强。

        可能,可能只是需要发泄一下罢了。她很快地整理好自己的情绪,对着镜子仔细地观察自己的面容:嘴唇干裂,眼睛布满了血丝,皱纹也变多了…天哪天哪我不能这样…要乐观要乐观…她用冷水洗了洗自己的脸,深深地呼吸。如果自己变丑了,也许弗朗西不会娶她了…?她对自己的这些想法突然感到好笑。她轻轻地擦了擦眼睛,回到房间内,紧紧地咬着嘴唇。

        一段寂寥的沉默,窗外的鸟偶尔叽喳啼叫两声。

        "罗莎,真抱歉我……"

        "别说话。"

        弗朗西斯突然发觉今天的罗莎有些奇怪。她不停地狠狠地眨眼,嘴巴抿得紧紧的。但是处于礼仪他一定要为他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犯下的错来道歉。

        "罗莎,真抱歉我对你说了一些不好的话,你别把它放在心上好吗?"

        罗莎别过脸,神色有些慌张:"什么也没有,你什么也没有做错…!"末了语调还有些拔高。

        不会的,她平常说话不会这样。他狐疑地拉过她的手臂,看到的却是她满眼的泪光。

        她顾不上形象,抬起手臂眼泪就沾湿了袖子:"你这个,你这个混蛋…明明病得这么厉害,还看起来这么开心…我,我…你的病为什么还没好…我都照顾你这么长时间了…"到最后竟变成了小孩子一样的大哭。

        "不哭,不哭,"弗朗西斯缓缓地撑住身体坐起来,把她搂入怀中,"我会变好的,而你会比以前更好。不要担心,我还在你身边。"他帮她拭去眼泪,亲吻她的额头,"没问题啦,我的小淑女又回来啦!什么时候和我一起共度春宵就…哇别打我!"

        罗莎破涕为笑,擦了擦眼泪抱着他:"你这个流氓!蠢货!好好给我躺下休息!"

        "好好好,遵命!"他撑着手臂将要躺下。可是一瞬之间,罗莎扶上他的肩膀吻了他。再抬起头,她通红着脸,极度害羞地背过身,结结巴巴说不出话来:"我……"

        "我也爱你。"

        两人拥吻。

评论
热度(12)

© 埃文Av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