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好APH,yys
主Dover/冷战

叛徒[冷战 生贺 OOC 完结]

      当艾米丽·琼斯出现在他的面前时,他还以为那是一个来打杂的小姑娘。她的衣领都是乱糟糟的。

      “我们不需要清理房间。我们自己收拾的很干净。”布拉金斯基打量着这个女孩,想把他打发出去。毕竟这儿可不是什么普通住宅区。

      这儿可是军事重地。她怎么溜进来的?

      琼斯倒是干净利落地拿出军人证摆到他的面前:”艾米丽·琼斯,奉命来这里与伊万·布拉金......哦见鬼这名字真难念。”

      “伊万·布拉金斯基。”他挑挑眉角,对她的身份表示怀疑。

      “好吧,你就是伊万?”

      “没错。”

      “祝我们合作愉快。”琼斯将一包行李背起来,重重地关上了门,冷着脸径直向楼上走去。

      自大无礼的女孩儿。他走到楼梯口前,抬头看着她走上楼梯,拿出一串钥匙:“这是你的门房钥匙,琼斯。”

      “真是麻烦......"琼斯极不耐烦地顺手想抓起钥匙,布拉金斯基却收回手:"等等。”

      “怎么了?”琼斯没好气地白了一眼,接着看着比她高一个头的围巾男为她整理衣领。

      “你是从哪儿急匆匆地赶过来的?纽约?”

      琼斯听出了其中的嘲讽意味,朝他竖起中指:“纽约?那种只有有钱没处花的小公主才回去的地方。华盛顿才是我的家。”

      “这些话有些人可不爱听,”布拉金斯基笑了笑,“另一个在这儿工作的可是一个纽约客。”

      “与我无关。”


      翌日清晨,日常早餐时间里琼斯与另一个人简单地打了招呼。他们并没有太多交集,只是因为任务而被分派在一起罢了。

      “为什么没有汉堡?”琼斯看着盘子里的面包和鸡蛋,十分不满。与此同时,另一个人并没有搭理她,只有布拉金斯基一边吃着煮鸡蛋一边瞟了她一眼。

      “啧......谢谢你们的款待,英雄不想吃这些东西。”琼斯恶劣地推开了椅子,颜色不悦地起身准备离开。

      “哼,娇贵的小姐,不愿意来这儿就滚回你的窝去吧!”那个人猛地敲击桌子以示不满。琼斯高高地扬起了下巴,撸起袖子想与那个人打架。

      “停一停,”布拉金斯基拦住蓄势待发的两人,接着拍了拍那个人的肩膀,“不要对女士使用暴力。”

      “行吧,成全你的小情人。”那人愤愤地离开了餐桌。琼斯对着他的背影扒了扒眼皮:“哼。没脑子的纽约人。”

      “没脑子的美国人。”布拉金斯基低低地笑出声,“你们美国人都是这么吵架的?”

      琼斯火气更甚:“你又是哪儿来的乡巴佬?”

      他拍拍她的肩膀,仍然保持着微笑:“与你无关。你赶紧消消气,万一把肺气炸了,这儿可没人会救你。”

      “Bullshit!”


      这儿的夜晚真无聊。现在的华盛顿会是怎么样的?艾米丽· 琼斯站在窗台上眺望着远方孤独的灯光,轻轻叹息了一声,点燃了夹在指间的香烟。

      “晚上好。”冷不防地从背后响起声音,琼斯着实受到了惊吓:"你......!”

      嘘,小点声,“布拉金斯基将食指放在嘴唇前,“我们中出了一个叛徒。”

      “他在哪儿?”

      “别露出那么慌张的眼神。别担心,那个人就在越野车附近。看见了吗?现在你只需要等待。”

      “等待我们也被干掉?”

      “你最好不要吸烟,”布拉金斯基话锋一转,“吸烟对你的身体没有一点好处。”

      “这可由不得你管。”琼斯本想再吸上一口,目光所及之处却观察到了叛徒正在朝着他们的方向装填子弹。她甩下烟头,大喊:"趴下!”

      伊万· 布拉金斯基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当自己抬头看见玻璃窗上一排弹孔时他才意识到琼斯扯着他的围巾把他摔在了地上。琼斯不由分说地狠狠地向他的腹部揍了一拳:“蠢货,没有听到我刚才说的话吗?”

      “理论上我应该谢谢你,”布拉金斯基揉了揉肚子,接着爬起来蹲下身向前谨慎地匍匐着前行:“看起来你很擅长近战嘛。”

      “不!我擅长远程攻击。”琼斯跟着布拉金斯基溜入室内,这时他们才躲在墙后站直身体,然后在二楼内寻找着可用的武器。

      时间不饶人。趁着琼斯在自己房间里装备武器的同时,布拉金斯基在床头柜上发现了一个闪闪反光的钥匙。他将那个小玩意装在自己胸前的口袋里,然后带上了几盒子弹。

      “看来我们得硬上了。”琼斯装好背包,看着布拉金斯基敞开风衣,腰侧的长枪让她眼花缭乱。她点燃了一支香烟,冲到布拉金斯基的前面,用着无不嘲讽的语调:“我看你也不是适合近身战斗的那号子人物。”

      身后的男人将手中的狙击枪上膛,枪管发出了咔咔的清脆响声:“不用担心,他可没办法接近我们。”

      “我简直要爱上你了。”琼斯把烟叼在嘴里,接着冲出门外。一阵枪击声在她的背后响起,她的神经更为紧绷。

      上帝,现实与计划发展的不一样啊。

      趁着布拉金斯基的压制,琼斯迅速跑到房子背后,侧耳倾听脚步的临近,抽出腰间的袖珍刀猛地像黑暗里投掷去。

      一声惨叫过后,布拉金斯基从房子的内里踏入房间,打开了白炽灯。

      正中鼻子,我的老天。琼斯小心翼翼地凑近尸体,把刀拔出来,将血擦了个干净。还剩下一半的烟草,琼斯心想。她拿出打火机点燃香烟两端,接着扔在了床铺上。

      “干得漂亮,艾米丽·琼斯。”房间内再度响起布拉金斯基特有的低沉的笑声。他跟着琼斯走到室外不远处的越野车前,从口袋里拿出了钥匙。琼斯一把抢了过去:“开车的活就交给我。”说着她揉了揉肩膀,“驾驶实在是太酷了。尤其是越野车。”


      “看起来不太顺利,嗯?”伊万坐在副驾驶的座位上,看着琼斯不停地踩着油门,可是汽车没有一点反应。布拉金斯基下了车检查油箱。

      “这破车,”琼斯最后无力地踩了踩油门,干脆下了车,发泄似的狠狠地踹了一脚车身。“这个人烟稀少的地方什么时候才会有一辆车会经过这儿?”

      布拉金斯基摇摇头:“油箱被那个人捅破了。不过在这路上遇见一辆货车之类的机会还是有的。至少你的脂肪足够你走上一段相当长的路程。”他拍了拍琼斯的肩膀,她发出了吃痛的呼声:“彼此彼此嘛,混蛋!”

      “怎么了?”

      “应该是擦弹......别碰,很痛!”

      “让我看看。”布拉金斯基扯开她的衣服,露出了肩膀。夜光下难以看清的泛红的一片皮肤,从风衣口袋里掏出了创可贴,“这个应该管用吧......"

      "你他妈的到底想干什么?"琼斯一把抓掉了创可贴,面部表情难以言喻。这时布拉金斯基才发现那是一个避孕套。

     这种时候就算跳进黄河水也洗不干净了吧,伊万·布拉金斯基。干脆将错就错好了。

      布拉金斯基猛地吻上琼斯的嘴唇。起初如同绵延的奶油,之后却因琼斯的不配合而变成了一场真正的唇枪舌战。布拉金斯基打开车门,将她拉了进去,之后便压在她的身上,啃咬着耳垂,脖子,还有那块受了轻伤的肩膀。

      “你这个混蛋,”她一边抱住了他的脖子,一边为他解开衬衣纽扣,“喜欢我的身体?嗯?那不如痛快地来一场。”

      “这可是你说的。”身上的男人捏起她的下巴,随后与她来了新一轮的深吻。


      经过一番周转,他们来到了纽约国际机场。琼斯摘下墨镜,甩了甩碎发:“你要带我去哪儿?”

      “我的家,俄罗斯。”布拉金斯基拿出机票。纽约转机苏黎世,苏黎世直飞莫斯科。

      阳光太刺眼,琼斯重新戴上眼镜:“原来你才是叛徒。”

      “无所谓。你不也是叛徒吗?”布拉金斯基轻笑了几声,“况且你也不是不乐意。”

      “那只是太凑巧而已,你这个蠢熊。”

评论(2)
热度(14)

© 埃文Avon | Powered by LOFTER